p480965695

小帅是麻省理工的清洁员,有一次扫除的时候,他看见黑板上有道题很有意思,然后就顺手把答案写上了,结果第二天全校哗然,因为这道题是教师用来激励同学的,他曾经得过数学界的奥斯卡,但就算是让他来做这道题,当初也是花了整整两个月,这一天就能写出答案,到底是谁呀?他想把这个神秘高手揪出来,以后重点培养一下,所以教授又下了一封战书,在黑板上留了道更难的题,这道题当年倾尽整个数学系之力,也足足花了两年时间才算出来,你猜这回小帅会用多久?今天我们讲的电影是《心灵捕手》,长居世界影史前百的封神之作,虽然这片名听着有点无聊哈,但电影的内容非常有意思,咱们接着说,小帅其实没怎么上过学,只是有时候打扫卫生太无聊,他会一边拖地一边蹭课,勉强算听了一学期,今天他又在拖地,小帅抬头一看,诶,黑板上题尽然更新了,而且比上一道更有意思,于是小帅一时兴起,又开始写答案,不过这题很难,他算了很久,不知不觉下课铃响了,教授走出教室回头一看,一个清洁工在搞破坏,他当时就不乐意了,哎,那小子,你给我站住,这是你乱写乱画的地方吗,小帅一听啊也吓一跳,骂骂咧咧地转身就走了,走得非常快,教授想追,但他是个小胖子跑不太动,也没追上,助教把他喊住了,教授回头一看,彻底傻眼了,我的天,黑板上的答案完全正确,要知道他自己做这道题,当初可是花了整整两年,他俩对着黑板,一句话都说不来。晚上,小帅跟几个穷哥们说了白天在学校挨骂的事儿,兄弟们怕教授找他麻烦,就劝小帅别干了,然后他们就跑到夜店喝酒,因为附近不就大学嘛,酒吧里学生妹子很多,老大长得最帅,于是便自告奋勇的跟兄弟们说,哥几个别着急,看我给你们表演,他假装是两个妹子的历史课同学,上前各种搭话,但这两个妹子啊,同时也被其他人看上了,他叫小辫儿,是麻省理工真正的高材生。小辫上来就说了个问题,把老大问懵了,唉,哥们,咱都是学历史的,想跟你聊聊南部殖民地的,市场经济,你怎么看?啊,嗯,啊,嗯,老大一脸尴尬,憋的哑口无言,而小辫在对面侃侃而谈,小帅实在看不下去了,你是不是大一的,刚学完马克思,就开始臭显摆了,有空预习一下,下个月,你们会讲雷蒙,到时候你就可以吹,吉尼亚州和宾州了,1740年的企业化和资本主义化,然后下学期再换伍德,革命前乌托邦和军事动员对资本形成的影响,你刚才说那句话,在维克斯艾群就业分析的第98页,但好像不太完整,我记得好像低估了财富的社会差异和财产继承吧,臭嘚瑟,回去再好好看看哈。历史课,小帅刚好偷听过,他说的一字不差。好好好,算你D算你D,小辫只好转身走了,而妹子被小帅的魅力所征服,临走前给他留了电话。哼,小帅出了酒吧,就把这张纸拍在玻璃上,还不给老子跪舔,他们4个今晚玩得很开心,知识就是力量。

学校,教授想调查出这个清洁工的身份,还找到后勤部了,但教工却告诉他,小帅已经很久没来上班了,是这样,他前几天跟兄弟打群架被抓了,现在蹲监狱呢,教师决定把他保释出来,但他开出了两个条件,第一,你要给玩做几道数学题,第二,我得给你找个心理医生。万万没想到啊,小帅不想答应。他是个没上过学的清洁工,只是打扫卫生的时候随意听过几节课,而教授却非想让他学高数,读心理,其实小帅内心还是很抓狂的,但没办法呀,咋也比在监狱强,那就来吧,教授给他出了道题,差不多就是数学高考最后一道大题那种难度了,但小帅却不屑一顾,勾勾画画,不到一分钟就算出来了,教授给他拿了很多书,都是个人珍藏,他想让小帅学更多,在小帅的帮助下,教授曾经遇到过的很多难题都迎刃而解,他不得不感慨啊,你TND的真是个天才,然后就是另一项心理课,老师们头都快大了,因为小帅不敢跟他们聊,谈话的时候疯狂开车,甚至把老师们弄得都脸红了,你说他啥样吧,这学生我教不了。小帅已经连续气跑了5位老师了,没办法,只好请那个人出山了。教授的大学室友老王,老王名声不显,在隔壁的一个小城市当心理老师,但他的本身教授可是一清二楚,这又是亲子拜访,又是请客吃饭,老王总算答应出山了,结果一出山,他差点没跟小帅干起来,怎么回事呢,老王办公室有幅画,是他自己画的,而小帅研究过美术,一眼就能看出老王画这幅画是表达了对老婆的怨念,然后他就是说,老王不应该结这婚,老王生气了,冲过来就掐他脖子,果断爆发,你再给我瞎说一个,信不信我整死你。嘿,这老头还挺有个性,不应该是气跑吗?小帅感觉他很有意思,他好奇了。下次见面,两人约在湖边,这次轮到老王进攻了,他一针见血的指出了小帅的问题,这个话很长,差不多得有一分钟,但特别出名,是这么说了。其实前两天的事怪我,我有点太激动了,因为你只是个小孩儿,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,问你艺术,你可能会说出很多课本里的东西,你知道米开朗基罗知道他有满腔抱负,知道他跟教皇关系很好,肯定也看过他的很多作品,但你知道西斯廷教堂里面是什么味儿,你没有机会站在里面对着天花板发呆,我去过,问你女人,我都能猜着,你可能会说你是个海王,跟我秀战绩,但你绝对没体会过在女人身边睡醒时,心里那种幸福的感觉,我体会过,看得出来,你挺犟啊,问你战争,你可能会跟我讨论莎士比亚,共赴战场,我亲爱的朋友,这本书肯定看过,但你上过战场吗?你试过把战友的头放在腿上,然后看他慢慢闭上眼吗,玩试过,我问你爱情,你可能会跟我说,十四行诗,但你真的了解女人吗?她们有时候很脆弱,有时候一个眼

完整文案(wps文档)和电影下载地址 请查看附件↓↓↓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